西陵之戰三國後期西陵之戰歷史背景、及影響

100

西陵之戰

西陵之戰,是三國後期吳國陸抗進攻西陵(今湖北宜昌西北)殺叛將步闡的作戰。公元272年,吳國西陵守將步闡降晉,吳派陸抗討伐步闡。西晉朝廷派楊肇、羊祜等 率軍援救步闡,陸抗率主力對楊肇軍進行阻擊。兩軍接觸後,陸抗部將俞贊投降了楊肇,吳軍情況十分危急。陸抗針對俞贊可能提供給晉軍的情報,估計楊肇可能依 俞贊之計先攻自己的薄弱環節,乃臨機應變,將計就計,連夜撤下夷兵,換上精兵。第二天,晉軍果然從原夷兵防守之處進攻,遭到吳軍沉重打擊。次月,晉軍無計 可施,趁夜間逃遁。陸抗遂攻陷西陵城,將步闡等人夷滅三族,西陵之戰以吳勝晉敗而告終。

背景

公元272年(吳鳳凰元年,晉泰始八年)八月,吳主孫皓徵召昭武將軍、西陵督步闡。步闡世代居住在西陵,突然被召,自以爲是因公事失職,而且害怕有人進了讒言,九月,占據西陵城投降晉國,派侄子步璣、步璿到洛陽去當人質。晉朝詔令任命步闡爲都督西陵諸事、衛將軍、開府儀同三司、侍中,兼任交州牧,封步闡爲宜都公。

陸抗出擊

吳國陸抗聽到步闡背叛的消息,馬上派將軍左奕、吾彥等去討伐。

晉武帝派荊州刺史楊肇到西陵迎接步闡,車騎將軍羊祜統率步兵進攻江陵,巴東軍徐胤率水軍攻打建平救援步闡。陸抗命令西陵各軍築造高峻的圍牆,從赤溪一直到故市,內可用來圍困步闡,外可以此抵禦晉兵。陸抗白天黑夜地催逼築圍,就好像敵人已經來到眼前,衆人爲此異常勞苦。

諸位將官進諫說:「當前應乘三軍的銳氣,急速攻打步闡,等晉的救兵到來,必定已克西陵,何必去做築圍事,使士兵、百 姓的氣力都疲憊了。」陸抗說:「西陵城所處的地勢已是很穩固了,糧谷又充足,況具所有守備防禦的設施、器具,都是我早先西陵任職時所設置準備的,現在反過 來攻打它,不可能很快取勝。晉兵到來而我們沒有防備,內外受敵西陵之戰,靠什麼來抵禦?」諸將都想攻打步闡,陸抗想使衆人心服,就聽任他們去試一試,果然沒有得到 好處,於是開始齊心協力築圍防守。這時,羊祜的五萬兵到了江陵。諸位將官都認爲陸抗不適宜去,陸抗說:「江陵城堅固,兵員足,沒有什麼可擔憂的。假如 敵人得到了江陵,必然守不住,我們的損失小。如果晉兵占據了西陵,那麼南山的衆多夷人都會騷亂動搖,這樣的話,禍患就不可估量了!」於是,親自率領部衆奔 赴西陵。

當初,陸抗因江陵以北道路平坦開闊,命令江陵督張咸興造大壩阻斷水流,浸潤平地以斷絕晉軍侵犯和內部叛亂。羊祜想借 大壩阻住的水用船運送糧草,就故意揚言要破壩以通過步兵。陸抗聽到這個消息,讓張咸急速毀壞大壩,諸將都迷惑不解,多次諫阻陸抗也不聽。結果羊祜到了當 陽,聽說大壩已毀,只好改用車子運糧,耗費子許多人力和時間。

大破晉軍

著歐陽大小姐,重複道:「爲了什麼?」「呵呵,因爲魔王這邊比較有趣啦!」歐陽眼睛閃閃發光的說道:「再說了,沒有看見安德和阿君的完美結局,我怎麼可以死心?!想想看吧!阿君竟然完全不把言邃放在眼裡哎」但這算什麼回答?我真爲她的民族而感到悲哀,誕生了那麼一生物,然後還是未來的將軍人選,炎龍離完蛋一定不遠了吧。

十一月,晉朝楊肇到 達西陵。陸抗命令公安督孫遵沿著南岸抵禦羊祜,水軍督留慮抵禦徐胤,陸抗親自率領大軍憑藉長圍與楊肇對峙。將軍朱喬營中的都督俞贊逃到了楊肇那裡。陸抗 說:「俞贊是軍隊中的舊官吏,了解我軍虛實。我常常擔心夷兵平時的訓練不夠,敵人如果圍攻,必定先打夷兵防守的地方。」於是當夜更換夷兵,全都用精兵把 守。第二天,楊肇果然攻打原來夷兵防守的地方,陸抗下令反擊,箭與石塊像下雨一樣襲來,楊肇的部衆死傷不斷。十二月,楊肇無計可施,夜裡逃走了。陸抗想追 楊肇,又擔心步闡一直積蓄力量,窺伺時機,自己的兵力不足以分開對付兩頭,就只擂鼓警戒部衆,作出要追趕的樣子來。楊肇的部衆恐懼騷動,全都丟棄鎧甲脫身 而逃。陸抗派輕兵緊隨在後,楊肇兵大敗,羊祜等人都領兵而還,西陵城陷落。

戰後處置

陸抗攻克西陵後,殺死步闡以及與他同謀的將吏共幾十人,並將他們夷滅三族。陸抗向孫皓上書,請求對餘下的幾萬人赦免。孫皓加封陸抗爲都護。

晉朝羊祜獲罪,被貶爲平南將軍。楊肇被免去官職,成爲平民。

影響

豈敢對你我二人口出謊言,周圍禁制重重,看來我們這位少門主果然是在此地煉寶了。」「哼,說這起姓陸的丫頭,我還真佩服少主的眼光,原本一個普通的低階弟子,不僅有管理之才,而且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,就從靈動後期成功築基。」「這沒什麼好奇怪的,林軒我們雖並不了解,但掌門對他如此看中,此子必有其過人之處,陸盈兒的。

孫皓攻克西陵後,自認爲是得到了上天的佑助,志向益發顯揚。他讓術士尚廣爲他占卜是否能得到天下,尚廣回答說:「吉。庚子年,青色的車蓋會進入洛陽。」吳主大喜,不整治政令,一心一意地謀劃兼併天下的事情。此後,屢次對晉朝發動攻勢,徒耗國力,加速了孫吳的滅亡。

評價

晉軍的救援全線失利,與獲得戰略優勢的天賜良機失之交臂,領兵將帥不得不承擔罪責。羊祜被貶爲平南將軍,楊肇被免爲 庶人。晉武帝本來對羊祜倚重有加,寄以統一江南之望,而此役失利西陵之戰,卻不得不嚴加處理。說明晉朝上下對此役的失敗是何等追悔莫及。直到西晉完成統一之後,已 經是晉室臣子的陸抗之子陸機, 追思其父的功勞,依然充滿了自豪感:「逮步闡之亂,憑寶城以延強寇,重資幣以誘羣蠻。於時大邦之衆,雲翔電發,懸旍江介,築壘遵渚,襟帶要害,以止吳人之 西。而巴漢舟師,沿江東下。陸公以偏師三萬,北據東院。深溝高壘,案甲養威。反虜踠跡待戮,而不敢北窺生路,強寇敗績宵遁,喪師太半。分命銳師五千,西御 水軍,東西同捷,獻俘萬計。由此看來,陸抗平定步闡之亂而收復西陵一役,其對於安定孫吳政權的貢獻而言,足以與陸遜擊敗劉備之役相媲美。